首页 > 社会 > 真情时刻 > 正文

我当嫩模三年,接触形形色色的男人,为了利益,他把我送进那个男人的

文章来源: 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6-03

  女人爽到高潮是种什么体验?

那是一种似生似死的感觉,但是在刺激的同时也藏着很多风险。

前几天我一个姐妹儿查出了艾滋病,是她金主传染给她的,她当时拿着报告单整个人都蒙了,哭着站在十四楼想跳下去,可她又怕死,最后让警察带进了局子,没多久她金主查出包养情妇和受贿被双规,是国土局里的二把手。

我和她一样,都是吃这碗青春饭,外人眼中我们是嫩模,可实际就是外围女,给有钱男人做二奶当炮友,唯一和模特沾边的生意就是在夜总会走场内衣秀。

我们混粤圈儿,明星大多混京圈儿,根据地域分,我们虽然没她们名气大,但捞到手的钱不比她们少。

粤圈儿肥,广东省有钱男人比地上沙子还多,而且没京圈的男人那么能装,通常都是二话不说直接砸钱,所以在我们眼里特瞧不起京圈儿那些吹牛逼大户,出来玩儿都黑吃黑,把名气甩出去恨不得姑娘倒贴,能不给钱就不给钱,特恶心。

我们头一拨干外围的是圈子里鼻祖,那时候港台嫩模还没入行,最火的是上海外滩林宝宝,绰号“第一学生妹”。

她陪一个台湾籍搞建材生意的商人伴游五天,到手一辆三百万法拉利,海天盛宴那种裸体趴会她也是常客,钓凯子钓到腿软,我们都喊她宝姐,特佩服她的本事。

当然也不是所有姑娘都能像宝姐那么风光,也有不少在床上被玩儿死的,或者玩儿残了,还有一些被包养但生不出儿子,照样扫地出门。

能成为权贵的情妇全都是靠手段实力爬上去的,绝不是一朝一夕的运气,这些手握重权制定社会规则的精英,眼神品味极其刁钻,能让他们舍得花钱的女人,没点能耐真不行。

每个站在高处的情妇身后都有大把年轻女孩练就一身本领等着取代我们的位置,跳入迷惑人性的销金窟。

G姓女星下面被塞乒乓球的事我们圈里都知道,那男的出手阔绰,曾经在香港四季酒店约过宝姐,她被酒瓶盖刮伤了阴道,流了好多血,好长一段时间连尿尿都疼。

后来她因为这个不得不退圈,那男的补偿了她一套半山别墅,宝姐因此又多了一个绰号叫“一捅房”,男人捅了两下就赚了一套房。

做情妇这行,必备四要素:手腕狠,眼力准,嘴皮甜,腿下紧。想让男人非你不可,必须要修炼一手高深道行。

得艾滋病那姐妹儿,跟这个金主之前认过一个干爹,是深圳有名的黑帮头子,道上称麻爷,因为他脸上长了许多麻子,喝酒上头跟关公似的。

麻爷在蛇口码头做走私生意,手底下管着几百个小弟,床上癖好特别多,喜欢虐待,他之前认过不少干女儿,艺校大学生,俄罗斯嫩模,赌场发牌小姐,这姐妹儿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不过没多久我就从她手里把干爹撬了过来。

我没给麻爷玩儿过那种花样,可他包我那阵还是对我宝贝得不得了,他说讨厌那些女人为了钱讨好他的嘴脸。

他喜欢我踢他蛋,骂他老狗,朝他脸上放屁,让他舔我的脚趾,他会露出特别爽的表情,给我好多钱让我下次还这么对他。

有些男人玩儿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玩,他们嫖鸭子,甚至搞人兽交,还有的受虐倾向,跟什么金主就得对症下药使什么套路。

干爹后来找路子把我安排进一家模特公司,拍了几个广告,在嫩模圈小有名气。

经济人说,别他妈以为自己真是模特了,嫩模不就是包装过的鸡吗?谁敢不安分守己,她就给我们好看。

但她的警告是把我排除在外的,因为她不敢。

我现在的金主比她们谁的后台都硬,他是市里的高官。

我认识周局长是在一个大型的政府慈善晚宴,他作为市公安局的一把手,在宴会上开幕致辞,一般这种场面上的官员我们很不耻,人前仪表堂堂人后贪财好色,穿着西装是人,脱了西装是狗,他们玩儿女人最狠了,比商人还狠。

宝姐当初红得发紫就因为仕途的客户太多,随便一个都是报纸上常见的人物,圈子里心照不宣,谁敢不买账。

可这位周局长不一样,小道消息说他是从基层爬上来的,为官之道八面玲珑城府极深,在市局大权在握,还兼管土地局方面的事务,很多商贾都想走他的捷径,包括麻爷,可他从不露面,就像一条泥鳅,在官场混油了,狡猾得很。

晚宴上干爹花了一百三十万拍下一对翡翠耳环送给我,我高兴得搂住他脖子很大声说我爱干爹,他捏着我屁股问我怎么感谢他,我说晚上随便干爹怎么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