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她满身花香让我冲动一跃而起

文章来源:禅小岩 作者:禅小岩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5-15

 我上天台的时候,邢科和冯雨润正抱在一起,看到我,冯雨润跑过来,拉住我的手,“姐,你都给我大表哥味的啥啊,瞧他肥的。”

我看了眼邢科,果然都有小肚子了,这才俩月没出去打篮球了吧,都快成猪了,“呀,男人三十岁左右都发福,等你将来讨了老公你就会知道。”
“哦,姐,我问你哈,我小时候有一次和表哥玩,也就开裆裤那会儿,大家都说她胯下很神奇,你懂得,是真的吗?”冯雨润也真是不要鼻子座的妞儿,这话也能开得了口。
我脸刺啦啦的,虽然已经为人妻,但如果你和我讨论这档子事儿,我还是觉得无法接受。“好了,吃饭了,小女生家家,知道的还挺不少,另外,我告诉你,刚才我已经把书房给你收拾了,今晚你就睡哪里。”
“姐,我爱你。”她又是对着我的脸,吧唧一口亲下去。我的亲娘哎,她的口水都喷了我一脸。
虽然,冯雨润有点傻而吧唧的,但是我觉得,这才符合她这个年龄,她进公司时,我查看她的简历,中专毕业,曾经在化妆品公司工作过,这回跳槽的原因,她写道是因为老板偷摸了她屁股。我看着想笑,她怎么啥也不避讳,啥都敢说。我在面试她的时候,我问,“职场老色狼那里都存在,在这里,你难道都不怕?”她特认真的说,“姐姐,以你这样的姿色在这里都平安无事,我肯定没问题啊,你看我长成这样,都对不起俺爹娘。”
“姐姐,你做的菜真好吃,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的。”她挑了一根黄瓜条,放在嘴里,眯着眼,做享受状。
“好吃就多吃点,我老婆可是不经意下厨的,这一次,我可是帮了你的光。”邢科说着,却不小心被呛的满眼是泪,“我说老婆啊,你能不能做煎鱼时把孜然,辣椒都匀散了,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哈哈。”
“啊,我尝尝,啊,呸……”的确如此,我只好挤眼,“对不起啦。”
“瞧,你们都一个个矫情的,来让我尝尝。”冯雨润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就跟没事人是一个样。“哦,我懂了,肯定是你们两个都不能吃辣,你们不知道啊,我小时候常一碗米饭,配大半碗辣椒,我就是辣椒罐子里泡大的。”
“哦,怪不得。”我感叹道,当然,我也很能吃辣,或许是现在怀了宝宝吧,一想到这里,不行,我要吐了。邢科走过来,给我端了杯牛奶,“老婆,要不,我给你做点清淡的吧。”
我接过牛奶漱了漱口,“今天是表妹第一天来,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这顿饭给吃完,对吧?”
邢科说,“那你注意点。”
我点了点头,问,“对了,我还没问,这是你哪门子表妹啊?”
邢科倒了一杯酒,“这个啊,说来话长,我妈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嫁到了农村,和我妈关系特好,就这层关系,嘿嘿……”
“哦,那你妈妈现在还好吗?”我问冯雨润,没想到她竟然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姐姐那里说粗话了。”
“没有。姐姐,是我命不好,我妈走了……”一顿饭我竟然戳到了人家的伤心事,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别哭了,别哭了……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邢科说话还对我眨眼,我同时也附和着说道。
哭了一小会儿,她抬起头来,“没事儿了,来,姐,有西瓜没?”
我去冰箱里搬了个出来,本要切,她夺了过去,一个拳头砸裂西瓜,“姐,我们农村都这样吃瓜,用刀多麻烦啊。对吧?来,姐,你吃。”
我被镇的目瞪口呆的,直到手里的瓜都掉了还不自知,“雨润,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更夸张的还有呢?”话说完,只觉得地板都动了下,她劈了一字腿。“哈哈,姐姐,我可是身怀绝技呢?等以后了,我保护你。”
“好妹妹,谢谢你。”我主动抱了她,这小妞太可爱了。
在一阵愉悦的氛围中,我们吃完了晚餐。
晚上九点四十的时候,刚要睡,公司老板打来电话,让我现在,立刻,马上回公司一趟,公司的高层都正等着我,我问什么事儿?对方说,有点悬,你赶紧赶过来吧。
“邢科,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啊,你少玩一会儿电脑,早点睡啊。”